500亿财经网

未按规定识别客户身份、大额交易报告未报送或填报“不认真” 这些银行吃央行罚单

4

  监管对银行业务合规监管力度不减。7月以来,央行各分支机构陆续开出多张罚单,包括广东顺德农商行、湖北荆门农商行、济宁银行、新安银行在内的20余家银行接连被处罚,处罚金额在几十万到上百万不等。从处罚事由来看,多与未按规定开展或持续开展客户身份识别、未按规定报送或填报大额交易报告或可疑交易报告相关。对此,分析人士指出,未来银行业监管的重点可能是数据治理、反洗钱与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金融机构应当严格对照监管要求强化内控管理,明晰人员分工,厘清合规制度,从源头上杜绝可能存在的风险。

  北京商报记者7月22日梳理发现,7月以来,央行各支行已披露共计31张罚单,其中20余张涉及银行。从处罚事由来看,“吃罚单”银行中,包括广东顺德农商行、湖北荆门农商行、济宁银行、济南农商行、舒城农商行、新安银行、福建漳州农商行、齐齐哈尔农商行在内的19家银行,均涉及未按规定开展或持续开展客户身份识别、与身份不明的客户进行交易、未按规定报送或填报大额交易报告或可疑交易报告等违法事由。

  例如,济宁银行因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未按规定保存客户身份资料和交易记录、未按规定报送可疑交易报告等7项违法行为,吃了112.2万元罚单。云霄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因未按规定开展持续的客户身份识别、未按规定重新识别客户、未按规定要素、格式和填报要求报告大额交易报告,被处以70万元罚款。山东商河农商行因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与身份不明的客户进行交易被中国人民银行济南分行营业管理部处以119万元罚款。新安银行因未按规定开展可疑交易甄别分析、内控管理制度不健全、未建立“冠字号码查询解决涉假币纠纷举证的工作机制”、未按规定开展客户风险等级划分工作等6项违法事由,中国人民银行合肥中心支行对其处以50.6万元罚款。

  银行为何屡因相同事由被处罚?金融科技专家苏筱芮认为,一方面是由于客户身份识别、填报大额交易报告或可疑交易报告环节等历来为合规工作的薄弱环节,另一方面则表明银行业机构未汲取历史教训,未能及时强化和巩固自身的合规建设。

  从处罚金额来看,所涉金额从43.8万元至353万元不等。具体来看,7月7日,青海湟源农商行因未按规定识别客户身份、未按规定解缴假币、未按规定对单位银行结算账户进行备案被中国人民银行西宁中心支行处以警告,并罚款43.8万元;7月13日,广东顺德农商行因未按照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未按照规定保存客户身份资料和交易记录、未按规定报送大额交易报告或者可疑交易报告,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对其开出了353万元的罚单。

  另从处罚主体来看,农商行占据了大多数,19家涉及相关违规的银行中,共有11家为农商行。谈及被罚主体多为农商行的原因,苏筱芮表示,被罚主体以农商行居多,主要是由于此类小型银行业务较为粗放,且合规建设的能力水平远不及大行。

  资深银行业分析人士王剑辉进一步指出,农商行本身合规管理基础相对薄弱,同时为了提升交易次数,防止一些客户因申请业务需要核实、填报内容过多而放弃申请,所以一些农商行并未严格按相关规定执行。

  “上述违规行为反映的基本都是银行日常微观经营层面的问题,同时这些问题也与反洗钱、反诈骗、金融安全等密切相关。”王剑辉说。

  对于银行业未来监管的重点,苏筱芮认为,未来银行业监管的重点可能是数据治理、反洗钱与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据了解,今年6月1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修订草案公开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征求意见稿中提到金融机构和按照规定应当履行反洗钱义务的特定非金融机构应当依法采取预防、监控措施,建立健全反洗钱内部控制制度,履行客户尽职调查、客户身份资料和交易记录保存、大额交易和可疑交易报告、反洗钱特别预防措施等反洗钱义务。

  “金融机构应当严格对照监管要求强化内控管理,明晰人员分工,厘清合规制度,从源头上杜绝可能存在的风险。”苏筱芮表示。

(文章来源:北京商报)

文章来源:北京商报

标签: #不认真#交易报告#处罚#大额#央行#客户#监管#罚单#身份#银行